欢迎访问竞博jbo安卓在线文学专区!
 
我要投稿
 
旧痕遗梦-访旷世恋情相思地
作者:草木皆醉  2020/6/18   被浏览 577 次  评论 0
 旧痕遗梦—访《旷世恋情》相思地

【近日恢复原有浏览器,找回密码,续用“草木皆醉”网名(上月曾用“钱塘-草木皆醉”),望新老朋友们见谅。】

一个感人至深的真实故事,而且发生在我熟悉的环境里,出于好奇,乘兴前往一探,寻觅雪泥鸿爪。

由当事人茅君瑶口述、丑丑撰稿的纪实作品《旷世恋情》,讲述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读国立艺专(今中国美院)油画系少女茅君瑶情窦初开,跟杭州笕桥中央航校学员余其濂初恋三年,情定西子湖畔。1949年春,因时局动荡,他俩的婚恋被历史的战车冲散。半个世纪后的1994年1月,年届花甲的茅君瑶应小姑邀请(她照顾了十多年的丈夫和婆婆已相继病逝),只身远涉重洋前往美国散心。后来,她决定留在美国寻找初恋情人……2020年初夏,我踏访了板桥路、菩提寺路、葛岭初阳台、笕桥机场等背景地。

原文有这样一段描述:那天,茅君瑶从上海飞往美国亚特兰大。当空姐给每位旅客一个“飞鹰”小挂件礼物时。她看到那个小飞鹰,眼泪就出来了。当年男友制服上佩戴的就是这样的飞鹰标志……十几个小时的航程,她把“飞鹰”紧紧攥在手心,满脑子都是他穿着空军制服的年轻身影。

当她抵达美国亚特兰大的第二天,还有这样一段描述:小姑请了一些华人朋友到家里为茅君瑶接风,客人中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先生是当年的国军空军。听到“空军”两个字,她的头“嗡”的一声,其它的话都听不见了。她双手扶着桌子,脸色苍白,汗水直往下流。小姑以为她身体不舒服,可哪里知道她心里的倒海翻江啊!

仅仅这两个细节,就足以表明《旷世恋情》的至爱情深。我在揣摩,“这个藏在她心里近五十年的恋人,是她一辈子的伤痛,触碰不得,一碰就要命”,如此刻骨铭心,令人唏嘘,堪与经典爱情小说媲美,或者说是现代版《魂断蓝桥》。

【1/相遇之地板桥路】从平海路的中日友好饭店(原址曾做过三轮车服务公司停车场)西侧拐入一条小马路,长约百余米,便是板桥路。这里临近西湖和龙翔桥商业街区,闹中取静,林荫夹道。两旁是民国建筑,马路以东原有3幢独立式青砖小洋楼(板桥路1号因建友好饭店被拆,现存2号、3号);西面是3条里弄式石库门,即五福里一弄、二弄、三弄,排式独门独院,一开间两层楼,前后门。我猜想,女主角茅家在那一边呢?

据《民国冲浪人茅仲复》(边中法撰)载,茅君瑶之父茅仲复,竞博jbo安卓东和乡人,上海私立远东商学院(复旦大学前身)毕业,曾参加北伐,在国民政府任职。抗战后退出军政界,在中茶公司等任职,书法负名当时,曾题《竞博jbo安卓国民新闻》报头。祖父茅之菁,工书艺,创办翊志书院(澧浦中学前身),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民国政要的宣铁吾、蒋鼎文等辈。茅君瑶之母吴雅贞,祖籍竞博jbo安卓,育有一子二女。如此家庭背景,我估计,茅君瑶的家,当时应该住在马路东面的某一幢小洋楼里。

青砖围墙里的小洋楼,两层三开间,坡顶屋,小天井,墙下有井,东侧辅房5间,中间内弄通边门。主建筑地基很高,有5级环形台阶通中央小客厅,木隔扇门窗。后面楼梯,客厅左右有门,通两边房间,其中一间是书房……

流连之际,民国风情悄然而来,眼前呈现出一见钟情的场景:1946年的一天,13岁的初中生茅君瑶刚从西湖边回来,一进门就看到房间里坐得满满的,她的床上也坐了个人,在翻她的速写本。她气得冲过去一阵拳打脚踢。对方力气很大,捉住她的手,笑着说了句:“啊,好厉害!”大家哈哈大笑,茅君瑶也跟着哈哈大笑。他就像被魔法定住了一样,直勾勾盯着她看。她也傻了,就像在哪里见过一样,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好熟悉。24岁的余其濂是笕桥中央航校学员,北京出生,父亲是外交官。1937年抗战爆发,他从金陵大学退学,投笔从戎。

徘徊在板桥路小洋楼的围墙下,我在沉思:当天真活泼的小家碧玉遇上帅气英武的“小飞鹰”,自然会擦出爱情的火花。在影片《茜茜公主》里,也有类似的一幕,只是后者的身世更显赫,是公爵的小女儿(当时才十四五岁)与奥地利国王相爱。

在小洋楼里,仿佛还回响着这对俊男少女初次相见的对话……茅君瑶说:“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”余其濂说:“在南京鼓楼小学和印度拉哈尔听到过你的笑声。”(他入伍后,曾到印度拉哈尔受训)。那天她一笑,他就惊呆了。他总认为遇见她,是老天刻意安排,冥冥中注定的……这,令人想起了那句古话:“百世修得同船渡,千世修得共枕眠。”

小洋楼像历史老人,似乎在告诉来者,这场乍暖还寒的恋情,一波三折,天意难违:

——1949年4月6日,当茅君瑶从上海跟余其濂谈婚论嫁后回杭,请求父亲写委托信(因为她未满18岁,需有家长委托信才能随军),发现客厅里放着行李,父母准备去香港,就等她回来。她忽然想到参加游击队的姐姐要她劝父母留下来为新中国效力,遂花了三天时间,从姐姐的地下党同学那里找到党对民族资本家的政策。父亲反复考虑,到4月17日晚上才决定留下来不走。

——为了委托信的事,又折腾了一个礼拜,因为父亲反对嫁给军人尤其空军。直到4月23日,父亲含泪写了“其濂贤侄:我将小女君瑶托付给你,望你善自待她,望至爱至深,白头偕老。茅仲复托于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”,让夫人将信转交女儿,就出走了。

——当茅君瑶拿到信后,泪如雨下。坚持要等父亲回家和他告别后再走。可是等了两天,父亲都没有回来。无奈之下,她赶到城站火车站,岂料沪杭线因战事而中断……从此,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,小洋楼门掩黄昏……如今板桥路,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【2/定情之地初阳台】西湖边的葛岭,因东晋葛洪在此炼丹而名,岭顶有初阳台。从里西湖北山街的见庐上去,沿坡间小路前行百余公尺,过抱朴道院的杏黄色八字山门上山,是四角方亭,对联“神仙事业三生诀,襟带湖山一望中”,横批“又入佳境”。当年,恋爱中的茅君瑶与余其濂登初阳台,不知多少次从这里经过,不知多少次进入佳境!

穿过方亭,右侧筑有隐庐;左侧枕漱亭遗址刻石“父母者有形之天地,天地者无形之父母”。沿着蜿蜒山路,又见一亭。继续攀登,过南宋皇家园林集芳园贾似道别墅遗址,过抱朴道院,右拐拾级而上,至葛岭之巅,便是初阳台,系钱塘十景之“葛岭朝暾”,为湖上观日出最佳处。台基柱联“晓日初升盪开山色湖光试登绝顶,仙人何处剩有石台丹井来结閒缘”。那么,是否印证半个世纪前茅君瑶余其濂那场恋情恍若“閒缘”?

1993年冬,茅君瑶已是花甲老人。赴美出发前,她从上海到杭州,再次登上葛岭。这是她跟余其濂分别后,第六次来葛岭了。岁月荏苒,往事就像在昨天:那时葛岭蔷薇满坡,绿树葱茏。她和余其濂在这里情定终身。而眼前,寒风阵阵满目萧瑟。她在岭顶的初阳台呆呆坐了一个下午,老泪纵横,感慨万千,写下一首七律《重游葛岭》:“昔日蔷薇今枯柳,不见君影五十秋……”哦,初阳台依旧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

【3/诞生飞鹰的笕桥机场】杭州笕桥机场,当时作为中国空军的摇篮,是抗日战争初期空战的主战场。1937年8月14日,高志航大队长率机击落多架日本海军航空大队战机,“八一四”空战创造了中国空战史上光辉的战绩,形成了“以寡击众、临危不乱、忠勇爱国”的笕桥精神。这一天也因此被国民政府定为“空军节”。热恋中的少女期待来自笕桥的小飞鹰。每个礼拜天,余其濂都要从笕桥航校赶来跟她见面……当今,我伫立在机场路边,望着航校旧址大门,想象当年赴约的“小飞鹰”从这里出来,该是何等的风流倜傥!

【补注】1947年6月,余其濂从笕桥中央航校毕业,分配到上海江湾空军第二大队担任运输机飞行员。他每周给茅君瑶写两封长信,引导她的学习,疏导精神上心理上遇到的问题。他告诉她,要慢慢陪着她,耐心地等她长大。初中最后一年,他说她的素描挺有灵气,鼓励她报考国立艺专。就他一句话,那个暑假,她参加了艺专的两期补习班,考上了艺专……她特别喜欢阴雨天的西湖。因为,每当阴雨天没有飞行任务,余其濂就会从上海赶到杭州看她。他俩的关系更密切了。商量好,等她一毕业就结婚。她巴不得时间过得快一点,明天就能长大。

【4/让他绝望的菩提寺路】杭城龙翔桥附近有一条小马路,北通庆春路(原名庆春街),南接学士路,便是菩提寺路。马路东侧的思鑫坊,曾是民国期间商贾名流的聚居地。马路西侧,解放后是杭州人民广播电台。现在,电台已搬迁,这一带成了商业区,北端有梅地亚大酒店,中段的电台旧址建了兴合男装大厦、龙翔服饰城,可谓换了人间。

当年,菩提寺路呵护着从葛岭下来的这对恋人,目送着他俩穿过平海街(今平海路)回到板桥路。曾几何时,同样是这条路,却留下了余其濂的恐惧和绝望:

1976年,余其濂从加拿大专程到杭州找她,去了板桥路、保俶路。又到派出所查询,说这家人早就搬走了。他又不敢登报,怕害了她。他在菩提寺路杭州广播电台围墙上看到几个红色大字“誓用鲜血和生命保卫……”看得他心惊肉跳。因为他曾是国民党空军。细雨蒙蒙中,他对着西湖大喊了几声“茅君瑶”的名字,大哭了一场,带着遗憾返回加拿大。

【回顾】1949年4月6号,上海火车站已经全是逃难的人。余其濂在外面推,让她从窗户爬进去。反复叮咛拿到委托信就马上回来,之后,他每天都到火车站去等,又拜托同事到杭州她家里查看。当他正打算亲自到杭州来接她,突然接到飞行任务。同年4月底,他被派往台湾,从此再也回不来了。他每天对着大海,对天长叹。她呢, 1949年11月22日晚,没有留给父母一句话,向艺专同学告别后,直接从平湖秋月的艺专乘三轮车悄悄去了城站,乘火车到上海,在朋友帮助下,考入话剧院。后又调到歌剧院……

【补注】1954年,余其濂33岁,在台北娶了个长得像茅君瑶一样的台湾护士。他为了回大陆找她,周密计划,先从空军退役到民航(曾先后6次从杭州上空飞过这片相思地),再从民航跳槽到企业,1974年移民加拿大温哥华。1955年,茅君瑶在上海结婚,丈夫是歌剧院的导演庄则敬,是乒坛明星庄则栋同父异母的哥哥。

【5/踏访后记】光阴荏苒。她到了美国,前后花了两年时间终于找到他的下落,且频繁联系。但她却不同意跟他再次见面,是时间冲刷了感情?恰恰相反,那深深藏在他们心底的爱情之花并没有枯萎,依然芬芳!

——那已经是1996年2月7日下午两点钟。当她从电话里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,整个人都在发抖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扶着墙壁嚎啕大哭,肝肠寸断。电话那头,他也在痛哭,一边哭一边说:“小瑶不要哭,听话,小瑶不要哭。” 语调还和五十年前一样温柔。

——接下来的那三个月时间,他俩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,每天一封长信,每天讲两个小时的电话。当时他说,他74,她63,再也经不起等待和分别了。他说要马上来美国看她,要紧紧拥抱她,要用余生来保护她。他说已经在和家人商量了,看有谁陪他来见她。

只是,茅君瑶不同意他到纽约来见面:“不行,坚决不见。见了面,我不知会发生什么?那么大年纪,谁都禁不起再折腾了。更重要的是,你太太真的太好了,居然能理解我俩,支持你每天给我打电话、写信。我很感激她。她也爱你,我们不能伤害她。”

他俩最后约定,合作把他俩的故事写出来,定名《西湖梦》。他在每封信末尾都会写:“白云处处长随君”。她懂他的意思,把她的家取名为“白云小屋”。2008年,她把第一次自印本寄给他,各取一字为笔名“瑶其”,一起来圆他俩的梦。他说,他看了这本书,依然常常听到她“咯咯咯”的笑声在耳边响起,下辈子他还会循着这笑声来寻她。

这令人想起名人轶事:其一,国军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遗孀王玉龄,17岁出嫁。19岁丧夫,儿子出生刚满30天。2018年,90高龄接受记者采访时,已守寡71年。当被问及“有否动过再婚的念头”?她说:“人生爱过,而且被爱过,够了,我一生无憾。”《旷世恋情》里的茅君瑶,或有类似想法?

其二,1991年3月,91岁的张学良在台湾重获自由,与赵一荻到美国旧金山探亲。下车伊始,张学良说:“我想一个人到纽约去会会朋友。”他在那个朋友家里,一住就是三个月。这个朋友就是他的旧日情人蒋士云,时年79,是建筑学家贝聿铭的寡母。期间,蒋士云陪着他到处赴宴,彼此形影不离,以弥补几十年来未见的遗憾,他说“因为我的最爱在纽约”。相反,茅君瑶坚拒与初恋情人见面,仅仅是男女有别吗?

村上春树告诉我们:“我相信所谓的命运不过是一个人的生理、心理、情感、性格等等因素所造成的一个人行动的最终结果。我也始终相信,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。”

2019年,他98岁了,她也87岁了。茅君瑶对记者说:“无论经历多少磨难,他给她的爱已经足够抚慰她这坎坷的一生了,希望来世再也不分开,可以白头偕老。来世,无论他在哪里,她相信她依然能找到他……”这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回声,是一份特别的爱,让我想起罗伯特《梦系廊桥》里的两句诗:“那是几个世纪以前/火山爆发的结果。”

2020/6/12-15 随笔札记 6/17凌晨改毕(图文版载草木皆醉微信公众号)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
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竞博jbo安卓市暨东路70号竞博jbo安卓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